“你是来学习的,还是准备办学校、找地方?”在曲阜与出租车司机聊天,几句话之后他们就会这么问。在旅游淡季,各地来培训的党政机关干部、来参加传统文化冬令营的孩子和家长,成了他们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“加快曲阜文化经济特区规划建设”连续三年列入省政府工作报告后,各种旅游项目、体验基地正在加速推进,被文化吸引来的资本和个人正越来越多。

  未曾断裂的文化记忆

  曲阜,“孔子”无处不在。这个县级市的大街小巷,脚步所到、目光所及到处是有关《论语》的宣传栏,某某文化体验基地,或者以孔子为名的各种研究院、国学院。

  “这里是孔圣人的老家,祖辈流传的东西还留下了一些,拿出来还能用”,在孔子研究院外蹬人工三轮车的孔令喜,不知道文化经济特区是什么意思,但他认为,省里打算在这里建特区,先要归功于圣人故里的文化没有断绝。在孔令喜的家中,孔子的牌位,是同本家先人牌位摆在一起的,祭祀先人的同时也祭拜孔子。而从2004年祭孔由家祭改为政府公祭后,这一文化习俗也成为曲阜民众尊祖崇圣的重要传统。

  在文化经济特区这一方案的最初提出者,省政协委员、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哲学研究所所长、泰山学者曾振宇看来,这种对传统文化的自觉传承,既来自于历史的影响,也来自于地域的特殊。曲阜是孔子的故乡、儒家发源地,还是黄帝故里、周公分封地。而在齐鲁文化版图上,形成了以曲阜为中心、方圆百公里的儒家文化圈:孟子、曾子等。在曾振宇看来,在曲阜设立文化特区,具有不可替代性。他认为,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,必须以文化核心价值观作为内在支撑,以孔子儒家为代表的中国文化具有不可替代性。

  传统文化带来的效益

  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,是孔孟之乡人们的心愿。可能他们起初没有料到,文化能够带来如此巨大的效益。儒源文化集团创始人、孔子文化礼仪学校校长金辉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十多年前,金辉和丈夫姬长文一起,在济宁成立了传统文化培训学校。不过,起初并不如意,直到2011来到圣地曲阜才有了转机。

  2013年11月26日上午,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到曲阜,同有关专家学者座谈,金辉汇报了关于弘扬传统文化的具体工作。此后孔子礼仪文化学校也一朝成名天下知,金辉经常被邀请至各地讲课讲学,来学校考察学习的干部、学生也成倍增加。在该学校,学生们不仅背诵各种儒家经典,学习传统文化礼仪,更重要的是对传统文化有更加直观地体验。

  文化经济特区的文化,不仅体现在各种建筑上,更体现在人的行为规范上。为此,该集团打造了儒源儒家文化体验基地。

  曲阜的号召力日益增强,资源正向这里集聚 。来自陕西的铭谦学堂、来自深圳的春耕堂都在此落地。当地的杏坛国学院、曲阜国学院也纷纷成立,并迎来了全国各地的孩子。曲阜师范大学在2014年4月将三个院所合并,成立了“国学院”。济宁学院也决定打“儒学”这张牌,将“地域文化研究所”升格为“儒学与地域文化研究传播中心”。

  深化到内心的传统文化,比项目建设更加重要,要让传统的民风为当地增加吸引力。为此,曲阜提取儒家思想中“爱、诚、孝、仁”四字作为四德建设的支点和承接点,成立了675所“彬彬有礼道德教育学校”,实现了64万市民传统文化教育培训全覆盖。

  文化经济特区不是景区

  根据济宁市有关曲阜文化经济特区的规划,将以曲阜、邹城为核心“双轮驱动”,自2012年起该市连续三年、共下拨1亿元对曲阜文化经济特区进行文化项目扶持,并先期启动了尼山圣境等一批先导性、基础性重大文化项目。

  “自从曲阜提出打造文化经济特区,尤其是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曲阜后,管委会的工作节奏一下从‘招商’变成了‘选商’”,曲阜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管委会党政办副主任周丽明介绍说。该管委会负责曲阜全市的文化产业项目,招商引资是其中的重要内容。

  不仅外来落地的项目增多,先前投资的工程进度也明显加快。在孔子出生地的尼山,一座面朝尼山水库、72米高的孔子雕像已经完成了基本轮廓,这里将是曲阜乃至世界上最高的孔子像;在曲阜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对面,古建造型主体全部完工,建成后将成为书画艺术集聚区;孔子博物馆、蓼河商业街等项目也正在迅速推进……

  对于众多文化旅游项目的落户,也有学者表示了担忧。“我们学术界一直反对的一个词就是‘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’,经济建设没有做好,传统文化、原生态的东西都给糟蹋得不像样子”,这位专家表示,要切实防止文化经济特区,变成一个文化招商招来的大旅游景区。

  怎样才能防止一些打着文化旗号的房产项目落地,又怎样能把有思路、有魄力的文化企业留下来呢?曲阜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管委会党政办副主任周丽明说,曲阜市以“精品项目、世界遗产”为目标,采取“一事一议”的方式,保证了孔子博物馆、蓼河商业街、百年巨匠艺术公馆的顺利落户。

  而在曾振宇眼中,将曲阜建设为“中国文化特区”,并非是致力于把曲阜打造为一个大的旅游景区,其实质意义在于为当下中国社会发展指明一条道路:立足于中华优秀文化,以中华优秀文化作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内在文化动力,中国社会的发展才能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,也是中国实现“现代国家”形态的必由之路。

  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省文化厅厅长徐向红在到济宁调研时也指出,要深刻理解曲阜文化经济特区规划建设的内涵,将曲阜及周边文化资源富集地区的文化建设作为一个特别地区对待。曲阜文化经济特区的定位可以理解为,既是儒家文明传承保护创新区,又是文化与经济融合发展示范区。

  徐向红指出,曲阜文化经济特区建设既包含精神家园建设,又包括曲阜国家级文化产业园区建设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示范区建设、文化生态示范区建设以及特色文化城市建设,还包括文化与第一、二、三产业的融合发展。

  小马拉大车仍待解决

  文化经济特区,全国都还没有过,这个特区应该像深圳经济特区一样,具有新时代的典型意义。在曲阜儒者联合会创始人、曲阜国学院院长段炎平看来,文化经济特区特就特在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开发后,对传统文化的自觉利用。

  曲阜全市只有64万人,经济还不是特别发达,消费能力不高,光靠游客又很难保证文化项目能够吃饱;作为县级市,在人才、资金、土地方面的政策,优惠的自主权有限。曲阜市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在国家、部委都没有具体扶持的前提下,让曲阜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建文化经济特区,是“小马拉大车”,这顶帽子太重了。

  曲阜市只是个县级市,曲阜师范大学是正厅级,孔子研究院是副厅级,当地宣传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,按说这两个部门是建设文化经济特区中的重要学术支撑,可是受到行政级别的限制,沟通并不是特别畅通。

  对此,段炎平则认为,文化经济特区需要政府支撑,但是行政级别并不重要。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,一开始也不过是个小渔村。只要能够打开思路,长远规划,在基础设施不完善、行政级别低的前提下,反而更利于构思和管理。文化经济特区是要充分发掘和利用传统文化的软实力,形成更好的经济格局。段炎平认为,文化经济特区,最重要的是要做大“文化”,至于怎么“特”法 ,可以先把文化做好,以文化与产业集合,带动经济的发展。

  曲阜文化经济特区大事记

  2011年,在省政协十届四次会议上,省政协委员曾振宇、杨朝明、马磊、吴霁雯提出了《关于设立“曲阜文化特区”的建议》的提案,引发各方关注。

  2012年初,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在省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提交《建议设立曲阜“文化特区”》的提案,在儒家圣地建设“曲阜文化特区”成为关系山东文化强省建设的重要课题。

  2012年12月,省政府与文化部签署《关于合作推进山东文化强省建设框架协议》,提出共同实施“文化突破曲阜”战略。

  2013年1月曲阜文化经济特区写入省政府工作报告,上升为省级战略。济宁市制定了《关于加快推进“曲阜文化经济特区”规划建设的意见》。

  2013年11月,委托王志纲工作室对曲阜文化经济特区进行战略发展总体策划。

  2014年11月,曲阜文化经济特区完成全部策划方案。同时,先期启动了尼山圣境等一批先导性、基础性重大文化项目。

  2015年1月27日,在山东省两会上,郭树清省长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再次提出“加快曲阜文化经济特区规划建设”。

    文/图 记者 姜振海 刘雪莲

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